掉了文工团坑之后已经不知道发片是什么了。

恋爱进程报告 番外篇

《相册》


  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鲜少有人会把照片冲洗出来一张张归进相册里了,一张小小的电子芯片就可以承载上百本相册的照片容量。

  所以这一天,当濑奈在为了搬家将抽屉腾空出来时,翻出了尘封多年未被翻开过的几本相册,于是一时好奇翻看起来。

  从九十年代到前几年,将近二十年的时光定格全都被有序地排列在一页页的相册里。从最最青涩的音校和初舞台时代,到相依相伴的新人公演、花组双子时代,还有为数不少的令人捧腹的大运动会的照片,那是她们在花组最后的「同台」。组替之后能同框的机会越来越少,最后也只有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TCA同台,只有少量的影像被保留了下来……

  在宝塚的那些岁月,是对已经走过了将近一半的人生的二人来说最有分量的一段时间,如今已经回归女性生活的濑奈看着这本相册里那些男役姿态的她们,多少有些感慨万千。

  在把这一本厚厚的大相册翻到底时,濑奈注意到旁边还有一本薄一些的小相册。她已经不太记得里面放了些什么,却在打开的一刻,手上的动作却突然顿了一顿。她翻看着这本她从没让相册的主角知道过有这样一个存在的相册,里面装满了在团的许多年来她收集的一张张关于春野的照片,包括那些等了半个月才从四个梦拿到的珍贵舞台写真……

  濑奈往后翻着相册,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明显起来。「我现在,就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啊。」——让她笑出来的原因很简单也很直接。

  还有一本大相册里装满了她在宝塚时舞台以外的日常照片,旅游、美食,还有那些现在虽然不常见面但依旧令人想念的挚友们,Kiriya、yuhi、kashi、sae……等等。


  于是打包搬家的进度就此停滞不前,濑奈坐在地板上看了好久好久的旧相册,直到听到了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麻子?」春野一进门就对坐在客厅地板上、手边还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濑奈表示了惊讶。

  「地上多凉啊,坐地毯上看去。」春野走进屋,伸出手拉了一把濑奈。

  濑奈并没有就着她的手站起来,而是拉着她一起坐了下来,「我在看之前的相册呢。你看,」濑奈翻出一张小相册里的春野的舞台照,「小雅好好看啊,这张还是我特地去四个梦预定的呢,还记得吗?」

  「当然啦。」春野闻言自然是非常得意地笑了出来,一只手揽上恋人的腰将她搂在怀里,和她一起慢慢翻着相册。突然发现这本相册里都是自己的照片时,她带着疑惑的目光转过头看着濑奈:「你什么时候收集了这么多我的照片的?」

  「……」濑奈一时有些语塞,「我在化妆台上摆你的照片和书已经是习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然后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干巴巴地看着你的那些年,我可都是靠照片来思念你的……啊啦,我干嘛这么肉麻。」

  濑奈说到最后语气像是在开玩笑,春野闻言,表情却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看着这样的恋人,濑奈不禁微笑起来。于是看着春野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不过,我现在和这个人在一起了。」

  说完这句话,濑奈便猝不及防地被春野一把抱进了怀里,这个拥抱紧密得似乎是春野想让濑奈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她的体温。

  「是的,我就在你身边。」拥抱了良久,春野开口说道,环抱着濑奈的手臂依旧没有松开。「你再也不用看着照片思念这个人了。」

  濑奈的心头一时涌上一股暖流,于是松开这个怀抱吻上了春野的唇。这个亲吻并没有掺杂太多的情欲,更像是安静的交流和确认着彼此的存在。然而越吻越深时,濑奈才注意到势头不好,春野的手正试图往她的衣服里伸去,于是她赶忙叫停。

  「先让我把东西收拾完吧,明天搬家公司就要来了。你那边已经全都搬好了吗?」两人的唇舌终于分开的那一刻,濑奈还在想着搬家的事。

  春野看着恋人一脸红晕的羞涩模样,笑着点了点头,「趁着刚刚千秋全都搬好了。」

  突然她又想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回头从包里翻出了一样东西展示在濑奈面前,「看,我把新家的钥匙拿回来了哦。来吧,我和你一起收拾东西。」


  在濑奈也从剧团毕业后的第三年,她和春野拥有了一个属于二人自己的、共同的家。




《生日礼物》


  想着送什么礼物给春野过生日,在这几年来已经成为了濑奈一年一度必须面临的一个巨大的难题。

  毕竟她们已经相识已有二十七年了,在这二十七年里濑奈几乎每一年都送了春野生日礼物,投其所好和别出心裁也都玩了个遍,时至今日要想再打听出她的需求送点什么合她心意的礼物,也实在太难了。

  ——这条粉色的裙子还好看吗?

  ——喂喂虽然我很喜欢粉色但是我都快44岁了还穿这个好害羞啊。

  ——……我才不是送给你啦。我是问我穿怎么样?

  ——麻子,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颜色了?

  ——……那你看这几条项链你喜欢、啊不,你觉得哪个更好看?

  ——你忘了你已经买了一堆项链了,这个、还有这个,跟你去年买的那条超像的。

  ——我是问你喜不喜欢啦!

  ——诶刚刚不还说不是要送给我的吗?

  ——……

  在春野第十次否认了她的想法之后,濑奈无比沮丧地放弃了给春野看她收藏夹里自己精心挑选了半个月的备选礼物们。

  好在上天作美,在濑奈和事务所确认了年末的工作安排之后,她意外地发现自己和春野的在她的生日前后有一个共同的短暂假期,于是她最终决定以请春野泡温泉作为生日礼物。在两人选好酒店、濑奈心满意足地合上笔记本盖子后,转过头却突然发现春野正在用一种暧昧不明的目光盯着她。

  于是濑奈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后缩了缩。

  「说吧,」春野眉峰一挑,「之前又给我看裙子,又让我选项链的,说到底还是想给我送生日礼物吧?」

  「被你发现了啊,无聊。」濑奈的心思被毫无保留地戳破,干脆把下巴一扬,背过脸不去看春野。

  濑奈的头却被猝不及防地转了回来,春野捧着她的脸在与她很近很近的距离里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所以,你送我的这份礼物,我很喜欢。虽然很这么说很肉麻,但是只要是你送的礼物,我哪有一样是不喜欢的?」

  「人家还是……想给你点惊喜的嘛。」濑奈低下头小声道。突然灵光一闪,好像想到了了什么似的,转了转眼珠,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春野看着爱人笑了起来,于是也笑着凑过去在濑奈的脸颊落下一个吻,然后各自继续着手边的工作。


  春野和濑奈退团也有些年头了,然而一直以来两人都未曾间断地坚持着自己的事业。她们是真心爱着舞台,却又有着各自不同的擅长的领域。春野的歌声是多年来从未变过的天鹅绒质感,而在演唱技巧上又有了更多的精进,随着阅历的增长她的歌声也愈加打动人心。濑奈则发挥着一如既往的在表演方面的优势,近年来也接了一些话剧,演技在不断的磨练和尝试之中更上一层楼,成功塑造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甚至还拿了一座业界的大奖。

  与外界所看到的两人各有成就不同,鲜少有人知道这些年来她们一直是彼此事业的有力支持者,二人汲取着彼此的经验和长处,多年来在和彼此的相处中也不停地成长着,努力成为更好的春野寿美礼和濑奈纯。

  「呐,真的觉得麻子读起爱情戏的台词的时候,特别地打动人啊。教教我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努力钻研剧本的濑奈,春野冷不丁地凑到她身边说了一句。

  「啊……」掩上那写着有些令人感到羞耻的情话的剧本,濑奈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她,「真的想知道吗?」

  「真的。」

  「我想象……对面站着的,是我此生最爱的人,想着我和她越过千山万水地相遇、跨过艰难险阻地相恋相守,那一刻的感情,一定是最丰沛的。」

  春野听着这话心头甜蜜得像被糊了一层蜂蜜,听过后却是半晌无言,只是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满嘴甜言蜜语的爱人。

  「我就说了好害羞嘛……你非要听。」

  「不,我很荣幸,能成为麻子心里这样的一个人。」说着她像个温柔的绅士一样牵起濑奈的手,在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感受到春野唇瓣的温度,濑奈感觉到自己的脸也有点烫了起来,一时间不由得心跳加速,腹诽着「明明已经男役毕业这么多年了,却还是这么会撩人。」却又想着自己不能认输被撩拨,于是一个坏笑,使大力把春野整个身子都拉了下来,春野被拽得就这么半跪在了沙发上、轻压在了随动作而倒下的濑奈身上。

  手里的剧本悄然落地,一件件衣服也慢慢地落在了仍然翻开的剧本上,唯独那一句不知向谁说的告白的话语露在外面。

  ——愛しているよ。

  满室的旖旎间,这句简单却直白的情话被不知从谁的口中先说出,而后在夹杂着喘息的呻吟之间被一遍遍重复。


  终于到了期待已久的假日,才刚刚结束公演一天的濑奈在温热的泉水和醉人的红酒间让疲累了半个月的身体彻彻底底地放松了下来。

  然而令她产生危机感的是,她居然在氤氲的雾气之间昏昏欲睡了。感受到坐在自己身后的爱人轻轻地给自己按摩起了肩背,她才大力地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如果累了的话,就稍微休息一下吧。闭会儿眼睛,等时间差不多了我会叫你的。」春野察觉到了濑奈的疲惫,体贴地建议着。

  然而濑奈却拿起木桶里的酒杯倒了一口红酒,试图让自己回个神。「那可不行,难得能出来玩,我可是要珍惜时间的。」

  ——可千万不能睡着呀。濑奈抿着红酒思索道,不然计划会被全都打乱的。

  工作日的晚上,温泉里并没有太多的人。濑奈直勾勾地看着身边也倒了一杯红酒自顾自地喝起来的的春野,一头长发在头顶被束作一个高高的髻,几绺碎发被水打湿,凌乱地贴在耳边。过了二十多年,她依然觉得她的小雅是这么地好看,尤其经历时光的沉淀,春野的容貌在她的眼中愈发地美得有韵味。

  她看得入了神,甚至都没发现春野的目光已经由放空状态转向她这边,于是在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春野已经看了她几秒,然后也情动地吻了上来。温泉里缭绕的雾气让面前的人变得面目模糊,但彼此的气息却是再熟悉不过的。

  这个吻虽始于情动却浅尝辄止,因为濑奈及时地以「可能等一下有人会过来」为由推开了春野——毕竟,她有着自己的计划,若是在这里就被打乱了节奏,那可就不好了。


  刚刚上岸回到酒店的房间,濑奈就异常亢奋地抢着要先去洗澡,春野虽然一脸地不知所以但却向来纵着濑奈在这些小事上使些「小性子」。濑奈洗完出来,又用各种理由拖了春野好久,才放她去洗澡。

  濑奈一边盯着春野走进浴室的背影,一边紧张地盯着手机上的时间。在春野关上浴室门的下一刻,房外就响起了门铃声。

  濑奈盯了一眼紧闭着的浴室门,然后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请问是土井小姐吗?」

(肉戳:http://ameblo.jp/asakawakeiko/entry-12200857808.html


  于是翌日,春野带着濑奈去挑选两人间的第一对戒指。

  经过好一番比较,最终两人商定挑选的是一款造型简简单单的铂金戒指,没有繁复的花纹和出挑的设计,但是对两人而言意义深刻的一行字却被刻在了戒指的内侧——

  「OSA&ASA」

  这个最初由剧团赋予她们的名号,最终成了两人一生割舍不断的羁绊。


  「喜欢吗?这个礼物。」春野揽着伸出手观察着自己无名指上新戒指的濑奈问道。

  「喜欢呀,」濑奈的言语间难掩兴奋,却又忽然话锋一转叹起气来:「可惜过几天上班的时候又要摘掉了。」

  「为什么呀?」

  「……」濑奈沉默片刻,眉心微皱着说道:「我们这样……会被人问起来在戴婚戒的手指上戴戒指是怎么回事的。」

  春野知道濑奈的担心,稍微沉默了一下,道:「你不说,我不说,就由得旁人猜去吧。」

  「可是会有人借机做文章……」濑奈辩白着。

  「别担心啦。」春野安抚着她,「我知道,麻子是出于守护我的心情才想这么做的。」

  濑奈表示肯定地点点头。

  「但是比起那些,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你在我身边这件事。虽然我们的关系不需要用一枚戒指来代表,但这也确实是很重要的仪式。所以,不要摘下来,好吗?」春野又用她那百试不爽绝对会让濑奈乖乖消停败下阵来的男役嗓在濑奈耳边说道。

  濑奈偏过头看了看春野,虽然无奈但终究也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听你的,あなた。」

  「真乖,长田太太。」




《殊途同归》


殊途


春野篇


  耳边只剩下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时,春野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在大脑一片空白之中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此刻自己该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却有无数的思绪一时涌入她的大脑——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做、麻子还没走远吧我去把她追回来和她解释清楚、我这样做真的是对她好吗、由我告白却也由我提出分手这么做真的太伤人了吧……

  等到这些如同打仗一般混乱不堪的念头全都平息下来时,她认清了一个现实:覆水难收,她们已经回不去了。

  而空空荡荡的客厅,依旧一片死寂。

  春野睁开眼睛,然后慢慢站起来,如往常一般地收拾掉了桌上冷掉的饭菜。


  濑奈带领着新生的月组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走去,这些春野都看在眼里。因为濑奈那排得满满当当的行程,剧团这次似乎人性化地也没有在这段时间再安排两人共事的工作。这些,春野也都明了。

  只是无数个伴随着刺耳的闹铃声突然睁眼的早上,春野会十分抗拒从梦里醒来。没错,她可以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和濑奈牵着手走在一起、紧紧地相拥和缠绵的那些画面,全都是梦境。

  但即使是梦,她也想多贪恋哪怕只有一刻,再去试图感受一下那其实是没有真实感的濑奈的体温。

  被曾经的恋人无数次评价冷静理智的春野寿美礼,只有在梦境与现实的边缘挣扎之时,才能让自己荒唐一回。



濑奈篇


  在计程车的后座上死死克制了一路的泪水在她关上家门的那一刻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从眼中涌出落下。

  ——小雅你,果然是不爱我的。

  等到哭到天昏地暗的自己稍微冷静下来,濑奈也明白了那个让她伤心的原因,不是春野想要和她分手,而是春野从没爱过她。

  终于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濑奈反而笑了起来,她想起了过去的那么多年,她因为仰慕春野而每天跟在她身后转悠,还有镜头前也毫不遮掩的对这个人的关心和照顾,拍照时就连挽一下袖口这种事自己都会凑上去帮忙……

  诸如此类的举动,是不是有一点太拙劣了?

  ——还有那个她过来和自己告白的夜晚,不过是得知了自己没有提前告知她组替的事情而一时赌气的举动吧?在一起的那些时间她又对自己有多少真心呢,明明那么多个晚上身体都是贴合的,心的距离却从不知何时开始越走越远了,她就连这么严重的腿伤都不曾告诉我。

  ——爱是应该苦乐共担的不是吗?所以,她真的……从来没有把我当过爱人吧。

  本以为小心维护下去这段即使看起来有些脆弱的关系也可以勉强维持下去的,可是濑奈终于意识到她错了。


  「小雅,为什么当初我们要许下摘星星这个不切实际的愿望呢?果然还是因为年纪太小,什么都不懂吧……」

  看着窗外已是暮色四合的天空,濑奈终于流尽了今晚的最后一滴眼泪。

  「我现在知道了,星星就是星星,我碰不到的。」



同归


(上)


  在两三道天雷都劈了下来之后,两人终于「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这最后的同台对话。

  春野虽然在刚才的谈话中频频看向客席,但却能意识到濑奈的目光从来未从自己身上移开过,一直到灯光全熄,两人一起返回舞台袖时,春野才注意到,濑奈那仍然红扑扑的脸上已经添了几分失落。濑奈十分钟后就要再次登场于是匆匆去了更衣间,春野也暗自决定有些话等一下一定要问清楚才好。


  于是刚刚洗好澡出来的濑奈在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被春野发来的邮件吓了一条。

  邮件的内容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开一下门。」濑奈却吓得几乎要把手机都扔了过去,一边想着「小雅怎么会来」,一边想着「她的钥匙呢?」再一边想着「天啊我洗了这么久的澡她在外面吹了多久的风」,而后立即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两分钟前发来的邮件,于是愧疚感稍微减轻了一丁点。

  在短短的几秒内就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心情的濑奈,立刻飞奔到玄关打开了家门,完全忘了自己只裹着一身浴袍还湿着头发,于是一开门就迎来了带着狼一样的眼神的春野。

  「……」看到春野的眼神就知道情况不妙的濑奈简直想一个反手就把这人关在外面,然而还是没忍心,于是侧了个身子让她进来。

  「那个……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洗澡。」

  「我看出来了。」春野回答了一下,就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濑奈虽然疑惑,但还是先去倒了两杯水放到茶几上,在春野身旁坐下。

  「小雅这么晚了过来……难道有什么事?」

  「说起来也确实有点事情,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事啦……」

  濑奈强大的好奇心就这么被活生生地扼杀在了摇篮里,因为在濑奈继续追问下去之前,春野率先从手边的纸袋里拿出了濑奈最喜欢吃的甜点,于是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春野就尽情欣赏着濑奈一脸幸福地吃东西的样子,暗自欣喜「计划通」,成功用美食减轻了这恋人对自己突然来访的惊讶,放了一颗好烟雾弹。


  看着恋人满足地吃完睡前甜点又被自己哄上了床,两人一身放松地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时,濑奈还是提出了刚才的问题。

  「所以,再不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可要睡觉啦。」

  「啊呀,你记性这么好呀……」春野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然而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要面对,于是换了一副十分认真的语气:「其实呢,从晚上在银桥上的对谈的结束之后我就想问你了,你其实有点不开心吧?我想知道是因为什么。」

  「……」濑奈没想到春野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所以惊讶间却也着实不知所措了起来,眼睛转了两圈,嚅嗫着答道:「还不是……因为你突然问我那个问题啦,搞得我后面好紧张……后来就一直担心这么说会不会出事,什么的……」

  濑奈低着头说完,却发现春野正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

  「不是这样的,」春野突然拿出了上级生的口气,「跟我说实话。」

  濑奈看着久违地跟自己这样说话的恋人,平常和她没大没小惯了的自己也着实在内心里颤抖了一下,知道春野在一些原则的问题上并不会一味宠着自己,于是老老实实地交代起了实情。

  「我在台上都说了嘛……」莫名其妙地有点害怕春野真的生气,「这一定是我们最后一次同台了,我有点……难过而已。」

  「就因为这个?」春野不禁失笑。

  「你笑什么呀?我可是很认真地在难过啊!」濑奈看见恋人的反应,立刻恢复了摒弃上下级关系的样子在春野的胳膊上不轻不重地锤了一拳。

  春野慢慢收起了笑容,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哎?」完全没想到恋人会道歉,濑奈于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看来是我做的不够好,还是不足以让你有安全感啊。」

  「没有……」见春野因此自责了起来,濑奈心里暗叫不好,急忙解释道:「只是想到今后也没有机会和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了,觉得有点寂寞而已,但是马上就想到我们还有一大把的时间可以在一起就觉得也没什么,所以我早就没有不开心啦。」

  说完这一番话,见春野的神情里还是带着一些狐疑,于是濑奈主动示好地钻进了春野的怀里,「而且你给我带蛋糕回来,我更高兴啦。」

  春野看着刚洗完澡还浑身香喷喷软乎乎的恋人就这么钻进了自己的怀里,本来想做出一副义正严辞姿态的内心着实狠狠地被荡漾了一下,看着恋人这和她家bu chan一样惹人爱怜的样子,春野无论如何是拿不出刚才那样的上级生语气了。春野伸出手把濑奈圈在怀里,将下巴枕在她的肩上,缓缓开口道:「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同台的机会的。而且以后我也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的。」

  濑奈转过头与春野脸贴着脸,笑着答道:

  「那以后,就麻烦旦那桑了。」



(下)


  两人在春野退团的2007年底相约的欧洲之行,实际上在七年后才最终得以实现。虽说事业发展顺利对两人来说都是好事,但如此一来这久违的、好不容易赶在了一起的长假对二人来说就显得格外珍贵,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提起,趁着这次的空档把执念已久的欧洲旅行之约变成现实。

  但是令濑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春野会带她来到那个湖畔,甚至她在春野喊出那句话之前都差点没想起来这是哪里。

  然而随着那句话被春野从口中喊出、濑奈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时,这十年间与她经历的种种的辛酸与喜悦也在一时间全部涌上濑奈的心头。其实她本来没想过要这么做,然而触景生情之下,却鬼使神差地问出了那句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话,「谁啊。」

  当时的一笑而过,如今变成了确认般的声明,当她听到那句「我爱你」后面加上了自己的名字时,竟一时愣住,眼睛里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流下来,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还是春野一把揽过这个僵在原地的恋人与她肆无忌惮地在湖边拥吻了起来。在异国的土地上,没有人认识她们,就连空气都好像自由了许多。濑奈这样想着,也不再顾忌地回抱住春野,与她共同享受这个沐浴在阳光之下的亲吻。


  此刻的濑奈充耳不闻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专心地回味着白天时与春野在湖畔那个深吻,心里好像被糊了一层蜜一样甜,沉浸在回忆中的她就连浴室里恋人的喊声都差点没听见。

  在春野提高了嗓门喊了第三声「麻子」的时候,濑奈终于从神游中反应过来,跑到浴室那边打开门探进头去。

  「我是不是吵醒你了?」看着叫了三遍才过来的恋人,春野还以为她已经在外面等得睡着了。

  「不好意思有点走神……」濑奈正在腹诽自己一定是被这个人传染了的发呆的习惯,才慢半拍地起来春野叫自己一定是有事,「怎么了吗?」

  「帮我递一下浴袍吧,刚才忘记拿过来了。」

  「好啊。」

  濑奈回身取了浴袍刚刚转过头,就见春野赤条条地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背对她站着抬起了一只胳膊,濑奈也就如往常一样地走上去帮她把浴袍穿好。

  在一起了这么多年,她们早就将彼此的身体看了个遍,此刻也丝毫不害臊。系好浴袍的带子,濑奈按着春野坐了下来,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冬天这么冷更不能湿着头发出去了,你急什么,晚上还长呢,先坐着。」然后帮她把头发吹干,才放她出了浴室。

  春野心笑这个人简直和妈妈一样唠叨,虽然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内并不会冷,但她却也感受到了来自恋人的心意,安安静静地由着濑奈拿着吹风机侍弄着自己的头发。然而当濑奈关掉吹风机示意她可以出去了时,春野却发现自己的头发并没有完全干透。于是春野眯了眼睛促狭地看着濑奈:「怎么,不吹干就出去,又不怕我着凉了?还是……其实你自己也着急了?」说着刮了刮恋人的鼻尖。

  濑奈躲了一下春野的手指,然而并没有成功,于是一脸忿忿地看向恋人:「你也知道哦,我是真的等得快睡着了。」然后决心报复一下调戏了自己的春野,一个用力就将纤细的恋人轻松地打横抱了起来,春野虽然觉得这势头有点不妙,却也不好打消恋人的兴致,在她怀里一脸乖巧地说着「好啦好啦,今天晚上补偿你等我那么久还不行么。」

(河蟹部分戳:http://ameblo.jp/asakawakeiko/entry-12200858090.html


  一年后,坐在观众席后排一个不起眼位置的的春野再度听到了濑奈唱《奇迹》。

  「想用很多的爱来守护你,即使你没有发现,无论什么时候也想这么一直陪在你身边。」

  第一次听她唱这首歌,是二十二年前。而从比那更早的时候就说着「我要保护小雅」的人,真的一直一直将这个诺言实践到了今天。

  从青涩的下级生时代,到独当一面的成熟的十年男役,再到褪去过往的一切成为找不到一丝男役影子的女人,她一直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我大概是为了保护你的笑容而生。」

  明明已经相守了这么久,可再听到她唱出这句歌词时,春野还是抑制不住心头的百感交集。

  濑奈曾明确地对春野表示过,无论她在哪里唱这首歌,也无论她唱这首歌时春野身处何处,这首歌都是为她一直以来最爱的那个人而唱的。


  「当沿着长长的坡道攀爬而上时,你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唱到这句话时,她清楚地看到濑奈忽然把目线投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虽然她不曾告知自己坐在那里,但恋人就好像与自己心有灵犀一样地找到了自己。


  ——这茫茫人世,我何其有幸遇到你。


传说中的100问


A=麻子

O=OSA

某碗=主持人



某碗:今天我们的无节操【划掉】清正美一百问的环节请来的是传说中的名控比OSASA的二人,铁路文工团元花组TOP STAR春野寿美礼桑和元月组TOP STAR濑奈纯桑~(此处应有掌声)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某碗,二位请多指教!

O:请多指教啦~

A:好的,请多指教!

某碗:好的,话不多说,让我们开始吧~



1:请问你的名字是? 

O:艺名是春野寿美礼,本名是长田雅子。

A:濑奈纯,当然那是艺名啦,本名是土井麻子。

O:长田麻子。

A:诶?

O:……没什么。

A:(瞟了身边的人一眼,目光不善)哼,别以为我没听见。


2:你的年龄是?  

O:43

A:42


3:您的性别是?  

A:……很不明显吗?

O:就是人妖期也早过了啊。

(某碗:……对不起我们来下一题。)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O:外界好像都评价我比较安静内向呢,其实自我感觉也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

A:直接吧,直率到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愚蠢的地步。

O:有些事情上一点也没感觉你直接,每次都遮遮掩掩的……

A:纳尼?我什么时候遮遮掩掩的了?

O:……下一题先。

A:……总觉得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


5:对方的性格呢?  

O:如麻子所说的,率真可爱,很容易给人带来快乐的性格呢,但其实又是个什么苦都默默往肚子里咽很坚韧但又让人心疼的人。

A:温柔又周到,感觉不会做任何让人觉得不高兴的事呢。


6: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A:我16岁的时候,在音校,入学考试的时候。那真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怀的邂逅……

O:真是不想再提起的初见呢。(笑)

A:不会啊我觉得很美好。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O:这个传说中很漂亮的孩子真的好漂亮啊……(星星眼)

A:……走路好不当心哦,吓了我一跳。


8:喜欢对方哪一点?  

O:喜欢对方的全部,优点当然十分欣赏,缺点也能包容。

A:同小雅。


9:讨厌对方哪一点?  

O:麻子身上完全没有让我觉得讨厌的地方呢。

A:非要说的话就是真的太滴水不漏了,完全找不到突破口啊……于是现在我就得对她言听计从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10: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吗?  

O:有人说过我们的气场很合拍呢。

A:嗯……毕竟是自称的名控比嘛,总要有一点这么自夸的资本啦,哈哈。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O:麻子。

A:小雅。这是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称呼。

O:现在想想真是好多年没有改变过也没有出过新的花样诶~

A:你明明叫过我あなた的!

O: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A:也是哦,我是旦那嘛。

O:是是是旦那sama,说得就好像你没有叫过我あなた一样。

A:(→_→)前半句我收下了,后半句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12: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A:这样就好。

O:现在的称呼我就很喜欢,不过更喜欢あなた,平常多叫叫哦。

A:呀哒,好奇怪哦,明明是叫老公的称呼。

O:(点头)所以呀。

A:(胳膊肘捅过去)所以个鬼啦!


13: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O:和麻子家的bu chan一样可爱的小型犬。

A:那还用问吗绝对是狐狸啊,笑眯眯的还一肚子坏水。(侧目)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  

A:她这个人没什么物欲的感觉,平常感受不到她会特别喜欢什么的样子。不过好像送她特别可爱的发夹她会很开心……

O:我的写真书,我的照片,有签名的话她会更开心。(宠溺笑)

A:(扬下巴,傲娇脸)我早就看腻了好嘛。

O:哦那好下次不给你了。

A:呀哒!


15: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O:麻子就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了。

A:能和小雅的缘分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我们的心跳停止的那一天,就是对我来说最好的礼物。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O:不回邮件。有时候明明打一句「知道了」就可以了的邮件也懒得回,等回复等得我好受伤哦……(扁嘴,委屈脸)

A:所以你自己都说了那些事完全没有回的必要啊!


17:您的癖好是?  

O:没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A:在团时在自己的化妆台上摆她的写真贴她的照片,已经是本能了。退团后避免人多口杂,也是刻意控制着才不去这么做的。


18:对方的癖好是?  

A:说到这个,她对齐刘海的发型还有粉粉的很可爱的东西有一种奇妙的好感。

O:女孩子喜欢这样的东西难道不是本能吗?你干嘛这么嫌弃的语气?!

A:(白眼)我就一点不感冒。

O:你是男孩子。

A:……好吧那我就承认我是男孩子好了,对不起啊大家,第二题就撒了谎。(又一个白眼)


19:您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O:麻子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很在意保持和我的交流,有时候两个人会因为工作关系分开很久,我自己忙得太厉害没工夫保持联系的时候她就会不高兴,不过一般是自己别扭着自己,我也是好几次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觉得很愧疚呢。

A:嗯……时至今日我还是会害怕和她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因为我觉得眼神这种东西是很难伪装却又经常难以克制的,所以尽量会避免和她同台,小雅好像就有点在意呢,不过还好我们签了不同的公司,当然也很少在一起工作啦……

O:(假装阴沉脸)你知道我不高兴还这么说了一通是欠修理了嘛。


20:对方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O:就是像她刚刚所说的那样躲躲闪闪。其实我知道麻子是想保护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和事业都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受影响,我会在意的是她太小心翼翼了,这样真的很费神。有时候不要太在意一些很细枝末节的东西,我真的很难过看到你因为我在一些时候过得这么累。

A:谁让我上了你这条狐狸的贼船呢,因为想要和你长长久久地走下去所以不得不特别在意这些东西……

O:(没有说话,悄悄地握住了旁边人的手。)


21:你们关系到什么程度?  

O:如果我们其中有一个是男人的话大概孩子已经可以打酱油的地步。

A:(脸红)谁要给你生孩子啦!

O:嗯?我也没说一定是你生啊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A:……下一题下一题啦!


2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A:这么想来一般都会去对方家里呢,家是一个很容易给人安全感的地方,不用担心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散播一些什么消息……所以想来也并没有怎么正式约会过吧。

O:在团时我们不是经常去我家楼下的咖啡店吃甜点来着吗?那应该算是约会的定番地点了吧。


23: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O:就是普通的吃饭后甜点、聊天说话的气氛。

A:大多数时候是很放松的气氛。


24: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  

A:说到那家咖啡店……第一次去的时候应该已经,嗯……那个什么过了吧。

O:是的,我们的进展比一般情侣都要快一些呢。(笑)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A:还是那家店啦。

O:很意外,明明是开在我家附近的,麻子却对那个地方的一款蛋糕有着异常的执念,每次来我这都要拉着我去吃。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A:我会提前问她,然后有条件就去满足,如果说随便之类的话我就只能……

O:嗯……麻子其实非常懂我想要什么嘛,所以以后过生日我都不会说具体的了,就这样吧~

(某碗:所以到底是什么啦……?)

A:不可能让你知道的啦!(脸红)

(某碗:?????)


27: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O:该算哪次呢?如果是比较具体的告白的话,应该是我先喊出来的,虽然当时并没能指明告白对象。

A:但其实是我先告白的吧,那次喝多了酒就……

O:不过真正意义上明确的告白还是我主动说出来的。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O:很喜欢很喜欢,在这个世界上第一喜欢的人。

A:我和小雅一样。


29:那么,你爱对方吗?  

A:爱,非常非常地爱。

O:已经不止是爱了。当这个人的爱已经成为了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后,就更多了一份和亲情一样的融进血液里的羁绊。


30:如果约会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你会怎么办?  

A:现在通讯这么方便,当然用不上一小时就用各种方式联系小雅了呀。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失联一个小时的话已经算得上是失踪级别的严重事件了吧……

O:联系上对方认真询问发生了什么,如果真的有原因的话多等一会儿也是没关系的。


31:认为你的情敌是?  

A:小雅的男饭们。

O:bu chan。

A:诶诶?!你这个人……居然吃狗狗的醋?!


32: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A:(叹气)她一直让我很没辄啊,完全抵抗不了她对我做的任何事情。

O:用娘役看相手一样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


33: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A:尊重她的选择,放她自由。

O:说真的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但是绝对会很难接受。一定要确定这个人可以让她幸福、比我更能让她幸福,我才会心甘情愿地放手。


34: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A:说真的,她要是变心了,我可以放她走,但是真的一辈子不会原谅她的……

O:那一定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而她遇到了对她更好也让她更喜欢的人吧,只要她幸福我没什么放不下的。

A:小雅……


35: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部分?  

O:手,麻子的手指又细又长,手的形状也很漂亮。

A:也是手,很大、被这样的一双手握着的时候我会觉得很有安全感,也很有力道,嗯……(脸红)

(某碗:咦Asako san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热?)


36:对方最性感的表情是?

O:皱眉的样子。

A:恰到好处地微笑的时候最性感了。

  

37: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A:和她产生肢体接触的时候。

O:她主动过来吻我的时候。


38: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O:隐瞒了腿伤的真实情况的那次吧……其实不是很擅长,至少在麻子面前,她太过了解我,我说什么做什么她其实心里都是有数的。

A:好像面对她的目光时我真的变成了透明人,就什么谎话都说不出来了。


39: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O:此时此刻就非常幸福。

A:重归于好后的每一刻,我都觉得自己是被自己也爱着的那个人坚定不移地爱着的。好像绕口令哦……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啦。


40:曾经吵过架吗?  

O:肯定呀,在一起这么多年少不了摩擦。

A:吵过。


41: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呢?  

A:说白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前些年还年轻的时候,有时也会忍不住争一时意气逞口舌之快,不过这几年来也很少有了。在观念方面和一些大事上的想法,我们还是都有很慎重的沟通的。

O:麻子会有一些无理取闹地闹小脾气的时候,可能是被我宠坏了吧……也没办法啊(无奈),即使这样还是会继续宠下去的。


42:之后如何和好呢?  

O:都会在吵到一半的时候适可而止,然后冷静下来思考,有错的认错,另一半也会过去安抚一下,就过去了。

A:但其实话说回来还是小雅包容我的时候比较多。给你添麻烦了Osa桑~(鞠躬)

O:诶诶你突然这么客气干什么?!


43: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A:如果可能,希望生生世世都是恋人。不过希望下辈子我是男人,可以名正言顺地守护小雅。

O:我曾经说过,如果有来世也一定要认出麻子来,然后无论她是什么样子,都还想和她在一起。


44: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呢?  

O:此时此刻。

A:从过去到现在的每一刻。


45:什么时候觉得也许他已经不再爱我了……?  

A:唯一的一回大概就是我刚接任TOP那段时间吧,然而后来才知道小雅只是在以一种我愚蠢到理解不了的方式爱着我,而且爱得很辛苦。

O:麻子一直在爱着我这一点我是一直知道的。


46:你爱情的表现方式是? 

O: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大事小情,都会去关注她、关心她,永远更注重她的感想。

A:守护她,无论是作为一个男役还是作为一个女人,过去是想以朋友的身份,现在是以伴侣的立场来守护她。


47:两人之间有相互隐瞒的事情吗? 

O:有很多时候很多事不告诉她是为了不让她担心,但是也会充分尊重她作为我的恋人可以和我分享快乐也分享痛苦的权利。

A:自己能解决的一些不太开心的事情会避免让小雅知道。

 

48:你的自卑感来源于?  

O:没有什么自卑感吧。

A:在团的那些年会有单恋后遗症,总觉得小雅会愿意和我在一起是看我可怜。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可以越来越坚定地相信自己也是被爱着的。

O: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其实你从来不是单恋着的呢,麻子。

A:(泫然欲泣脸)


49: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O:算是机密的,知道的人很少,毕竟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

A:只有彼此的几个非常交心的朋友知道确切的情况。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  

O:我没办法预言未来,但我会为此努力。

A:虽说缘分这种东西是有限的,但我还是贪心地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将我们的缘分一直延续下去。


(后50问河蟹:http://ameblo.jp/asakawakeiko/entry-12200858435.html


 
评论
热度(18)

© 井里一口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