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了文工团坑之后已经不知道发片是什么了。

抱歉占tag!这两天就删!
想知道有没有哪位同好知道东京哪里可以买到漫威的周边?除了迪士尼TUT
刚入坑知道的东西真的很少!再次为占tag致歉!

 
2018/1/4    

星星上的花火


  傍晚还喧闹嘈杂的居酒屋在夜色渐深的时候也渐渐安静了下来,而一进门便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低调落座的春野和濑奈依旧一言不发地相对而坐,濑奈为对面的人添酒的频率已经不那么频繁,两人之间一如既往地沉默着。

  其实春野与濑奈都不是借酒消愁的人,这一天晚上她们却默许了自己也默许了对方这种偶有一次的放纵——春野的眼睛现在还有些红红的,濑奈怎么舍得夺下她手中的酒瓶以维护什么可笑的宝塚生徒的形象,反倒是自觉地将酒瓶接了过来,亲自为她斟满了一杯又一杯。

  她们之间一直都是这样,无需说便能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所以在一起的时候反倒多数时候是不说话的。就如同公演刚刚结束的下午,春野明明一脸怒气地将濑奈拽...

 
2017/5/8    
2017/5/8 1  
2017/5/8 5  

替役

【一】Osa


  丈夫亲呢地吻了我的脸颊后给了我一个小心翼翼的拥抱,我目送他走出家门,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嘴角挂着的一丝笑意也终于平复下来。

  我回身走进卧室,从床头拿起手机,翻开长长的通讯录,却第一眼就看见她的名字。手指在那三个假名组成的名片上徘徊了片刻,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却仿佛隐约为接下来的通话打起了腹稿。

  走神了有那么仅仅一刻,我决定不想那么多,于是干脆地按下了通话键。

  等待接通的嘟嘟声响了很久,我静静地听着,没有在意到底响了多久,却在我觉得几乎要没人接的时候,那声音停止了。

  「麻子?」

  「喂?是春野桑啊。」

  有些陌生的...

 

恋爱进程报告 番外篇

《相册》


  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鲜少有人会把照片冲洗出来一张张归进相册里了,一张小小的电子芯片就可以承载上百本相册的照片容量。

  所以这一天,当濑奈在为了搬家将抽屉腾空出来时,翻出了尘封多年未被翻开过的几本相册,于是一时好奇翻看起来。

  从九十年代到前几年,将近二十年的时光定格全都被有序地排列在一页页的相册里。从最最青涩的音校和初舞台时代,到相依相伴的新人公演、花组双子时代,还有为数不少的令人捧腹的大运动会的照片,那是她们在花组最后的「同台」。组替之后能同框的机会越来越少,最后也只有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TCA同台,只有少量的影像被保留了下来……

  在宝塚的那些岁月,是对已经...

 

恋爱进程报告

lStep1 相遇


  和濑奈的初见,现在在春野想来,着实充满了戏剧性。

  她被同期小恶魔朝海光撺掇着去围观一个听说长得很漂亮的、有可能成为学妹的孩子。结果人还没看到,自己反倒先实实在在地摔了一跤。

  被“啪唧”摔倒在面前的前辈吓了一跳却又什么都不敢说的的可怜的孩子,那一年还叫做土井麻子。

  而那个留着齐刘海的娘役志愿音校生长田雅子,后来也剪短了头发成为男役,有了春野寿美礼的名字。


Step2 共处


  已经取名濑奈纯的土井麻子在听到自己被分配到花组的那一刻,内心其实是欣喜的,不过当时会这样高兴,还并不是因为那个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在音校也多有交集的春......

 

名字

麻子第一人称视角,现实向,没有糖全是毒。

OSASA虐我千百遍,我待OSASA如初恋。

(一)

  「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我……那个,前辈好!我叫土井麻子。」

  多数人的初次交谈是以询问名字作为开始,我和她也并不例外。除了她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摔了一跤以外,我们的初见并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

  后来我知道,这位问我名字的前辈叫做长田雅子,再后来她以春野寿美礼的名字被记录在剧团如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中,以她天鹅绒般的嗓音,成为剧团众多Top Star中光辉闪耀的一位。

  在剧团之中,大家日常称呼间用着不同的名字,或取自本名,或是艺名。虽说无论什么样的称呼都不外乎一个代号...

 
2016/2/9 1  
2016/1/27    

© 井里一口碗 | Powered by LOFTER